机械模型网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感恩精神

时间:12-30/2020 12:38 | 点击次数: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全国上下和广大人民群众共同努力下,全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的态势不断巩固和拓展,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取得积极成效。抗击疫情中,我们见证了太多的感人瞬间,特别是医护人员奋不顾身地救治患者以及患者心怀感恩的真情流露,向世人诠释了感恩精神的真谛。

  感恩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一提到感恩,很多人往往以为是西方的舶来品,“感恩”一词与基督教的感恩节(Thanksgiving Day)密切相关。其实,我们中国文化很早就有感恩精神,特别是儒家。在中国文字中,“感,动人心也。”(《说文心部》)动则有感,有感必应,应复为感,感复有应,双向互动,交相感应,万事皆通,所以天地之间的事物也就在这个循环不已的动态的过程中结成了普遍联系的统一整体。“恩,惠也。”(《说文心部》)此外,《广韵痕韵》:“恩,恩泽也,惠也。”又:“恩,爱也。”说明恩有恩惠、恩泽、情爱的意思。《礼记·丧服四制》:“恩者,仁也。”孔颖达疏:“恩属于仁”,是说恩是仁的一种体现。“感恩”二字联在一起就是感怀恩德的意思。相关文献如《三国志·吴志·骆统传》:“令皆感恩戴义,怀欲报之心。”唐陈润《阙题》诗:“丈夫不感恩,感恩宁有泪。心头感恩血,一滴染天地。”感怀恩德是做人的基本道德。不能感怀恩德,知恩图报,或者恩将仇报,以怨报德,那就是小人,甚至禽兽不如。儒家据此而有人、禽之辨,有君子、小人之辨。

  感恩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在传统文化中包含了深厚的感恩思想,以简洁明了,朗朗上口的格言流传在社会上,如“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知恩不报非君子”,唾弃“忘恩负义之人”,痛恨“恩将仇报之徒”。还有很多情真意切的诗,表达感恩之情,如《诗经·国风·卫风·木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同时,在我们的文化中,感恩也包括众多具体方面。

  第一,感恩天地、父母。在儒家学说中,个人有生身之父母,人类也有与万物共同的“大父母”,即天地。《尚书·泰誓上》:“惟天地,万物父母;惟人,万物之灵”。人感恩生身父母,发展出来孝悌为仁之本;人感恩天地大父母,发展出来从亲亲之情扩充为“仁民而爱物”,仁者与天地万物为一体的普世性道德。张载在《西铭》中写到:“乾称父,坤称母;予兹藐焉,乃混然中处。故天地之塞,吾其体;天地之帅,吾其性。民,吾同胞;物,吾与也。”朱熹《西铭解》说“人之一身固是父母所生,然父母之所以为父母者即是乾坤。若以父母而言,则一物各一父母;若以乾坤而言,则万物同一父母矣。……古之君子惟见其得道理真实如此,所以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推其所为,以至于能以天下为一家,中国为一人,而非意之也。”也就是说,人除了出生之父母之外,还有天地之父母,这个天地父母就是“能以天下为一家,中国为一人”的理论基础,来源于《礼记·礼运》:“故圣人耐(能)以天下为一家,以中国为一人者,非意之也”。

  《周易·乾卦·象传》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以乾为天之运动的刚健性质,君子取法于天行的健动不止,在个人的修养方面自强不息。以坤代表地的厚重顺承的性质,君子像大地一样,以博厚的德行待人待物。《周易·乾卦·彖传》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坤厚载物,德合无疆。含弘光大,品物咸亨。”天道是一切的根源,万事万物,流变凝聚,成为万有品类的形质,都是它的功能。它是宇宙光明自始自终的能源。它的生长、发展、变化的过程,包含了六个位的程序,形成宇宙的作用,犹如六龙驾御天体运行一样。由于乾道变化,万有物类各得性命,保持了与原初状态的和谐一致性,这才更有利于贞洁的生命体。古往今来万物赖地生长,坤体柔顺地承受了天道法则而资生万物,其德性正大而以至达到无边疆域,并含有弘博光明远大的功能,使万类都因此而亨通成长。另外,坤道还有直、方、大的三德。《中庸》和说天地之道:“天地之道,博也,厚也,高也,明也,悠也,久也。”

  人为天地所生,生存于天道之间,当然要感恩天地。感恩天地,覆我载我,育我养我,生我长我,进一步就形成中国传统文化中天地人一体,人最为尊贵的思想。《孝经·圣治章》说:“天地之性,人为贵。”这句话中的“性”字,是“生”的意思。宋人邢昺解释说:“性,生也。言天地之所生,惟人最贵也。”(《孝经注疏》卷五)荀子说:“水火有气而无生,草木有生而无知,禽兽有知而无义,人有气、有生、有知、亦且有义,故最为天下贵也。”(《荀子·王制》)荀子用比较的方法,从现象和本质上说明了为什么天地万物中人最为尊贵的道理。《礼记·礼运》认为:“人者,其天地之德,阴阳之交,鬼神之会,五行之秀气也。”在天地万物之中,人有突出的价值,人是一个具有感性、能够创造、能够进行自我发展的万物之灵。董仲舒说:“天德施,地德化,人德义。天气上,地气下,人气在其间。……故莫精于气,莫富于地,莫神于天。天地之精所以生物者,莫贵于人。”(《春秋繁露·人副天数》)天地之间人为贵,天地万物因人的存在而有价值、有意义,天地万物也为人的生存与发展提供了基本资源。所以,我们要感恩天地万物。

  感恩父母。《孝经·开宗明义章》指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至始也”,我们的整个身体都来自于父母,不能损伤,爱惜身体是孝的第一步,是最基本的要求。《诗经·小雅·蓼莪》非常动人地抒写了子女对父母的感恩之情:“哀哀父母,生我劬劳……哀哀父母,生我劳瘁。……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蓄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可怜的父母亲啊!为了生养我受尽劳苦。可怜的父母亲啊!为了生养我积劳成疾。父亲啊,生了我。母亲啊,养育我。抚慰我、爱护我、喂大我、教育我,照顾我,关怀我,出来进去抱着我。我要报答父母的恩德,父母的恩德比天还浩大无尽。这首诗作为孝子感怀父母之诗,至情流露,备极哀痛,一字一泪,感人至深。从伦理学角度来看,说明子女之所以应孝,是为了报答父母的生养之恩;从情感来说,这仍是血缘的“亲亲”之情;特别是体现了一种可贵的感恩情怀。《论语·阳货篇》宰我问三年之丧并提出缩短丧期的意见,孔子问宰我,如将三年之丧缩短为一年,则在父母去世周年之后,就可以吃米饭,穿锦衣,你的心能安吗?宰我毫不犹豫的回答“安”,这使孔子一时无语,使孔子意识到宰我缺乏对父母的感恩之情,不能守孝三年来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等宰我出去以后,他对其他弟子们说宰我“不仁”。所以,刘向《说苑·修文》谈到这个问题就说:“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故制丧三年,所以报父母之恩也。”唐代诗人孟郊曾写下《游子吟》一诗:“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意思是小草微薄的心意报答不了春日阳光的深情。比喻父母的恩情沉重,难以报答。一个人如果连养育自己的父母都不知感恩,又怎么可能感恩其他人呢?继承和发扬中国传统文化中孝敬父母、感激和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等优良传统美德,在当前感恩教育中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热门排行